哥斯拉桃

🌟米英/DH/DHr🌟靠海苟活着

【黑桃米英】王子说他捡到了水晶鞋

1. 可能是我的最后一篇傻白甜
2.黑桃♠️
3.甜 短

摘要:王子说他捡到了水晶鞋 黑桃国王气疯:我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子? 骑士王耀: 你们都当我瞎吗?

———————————🦐—————————————



黑桃皇宫里出了大乱子,阿尔弗雷德王子在舞会上看中的人凭空消失了,王子说他只捡到了一只水晶鞋。老国王气得发疯,想抱孙子的他颤巍巍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命令最可信的王耀骑士带领黑桃国一支骑兵队在国境内寻找能穿得上这双鞋的人,期限是三天。


王耀一头雾水地瞧着被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捧在手心的那支再普通不过的平底鞋——今年流行的款式,所谓水晶,不过是一种透气的新材质,谁会傻到用硬邦邦的石头做鞋子呢?看着王子迷恋的表情,王耀陷入入了沉思……凭借一支万人同款的鞋,那么多人都能穿合脚,该怎么凭鞋子确定是谁呢?


王耀上前一步,开口道:“王子殿下,请允许我借用一下这只鞋,我要从陛下之命替您寻找那位准王妃。”


阿尔弗雷德嘴上答应着,却把水晶鞋攥得更紧了。“这双鞋很多人都能穿得下去,怎么确保找回来的人是不是对的?”王子的呆毛一翘一翘的,斥诉着不合理的剧情。“要不我和您一起去吧,我觉得当面认会更好一点。”


“这不行,殿下。”王耀干脆的拒绝,开什么玩笑呢,王子要全城寻找心上人,万一走漏了风声,他们所到之处就会变得水泄不通,别提找人了,他们自己就寸步难行。“您还是呆在皇宫里比较好。”


“哎呀,我假装是你的仆从就好了呀。”阿尔弗雷德扑闪着蓝色的大眼睛,向自己的老师、国家的重臣撒娇道。


这小子鬼点子一向多,不过当务之急…也对,有什么比王子的终身大事更重要的?王耀很快做好了决定,手一挥,椅子上便出现一身骑官的军服。如果王子能把王妃顺利带回来,那不就皆大欢喜了,还有谁比王子自己更清楚心上人长什么样的吗?


皇宫里的人效率就是高,上午刚做了决定,下午全国都知道王子要找一位穿着今年爆款“水晶鞋”的姑娘。哈?你问全国范围内有多少口人?不多不多,仅仅一座城而已,黑桃国真是小的可怜。不过不等王耀和阿尔弗雷德启程,就有很多人围堵在皇宫门口看戏。


王耀一出城门,就看见无数打扮的跟昨天晚会一般花枝招展的姑娘激动兴奋地朝他挥手绢,拜托……是王子要找人,你们对着骑士献什么殷勤?


不过大多贵族和有钱人家的女儿都矜持得坐在家里等着。她们故作镇定,展开镶满宝石的羽毛扇轻轻摇晃着,心里却小鹿乱撞。昨晚上还没看清楚王子的模样,他就带着另一位姑娘消失在了舞会上,即使知道自己不是王子想找的那个人,但依然为即将到来的帅气禁欲的黑桃第一骑士而打扮了一番。


然而此时,大名鼎鼎的药剂世家柯克兰一家闹翻了天。


“是你自己不想去舞会非要女扮男装去酒吧闲逛的!现在可好了吧,我看你怎么圆回来!”小儿子亚瑟正在对他的姐姐爱丽丝大吼大叫,天知道,他才有16岁!昨晚宴会,姐姐的名字在出席名单上,可是她对皇宫一点兴趣也没有,更受不了繁杂的礼仪——简直一点都不符合柯克兰家族的淑女风度,居然让自己的弟弟男扮女装替自己出席。聪明的柯克兰小姐,在马车离开家之后的树林旁停下,和藏在树林里的弟弟换了装扮,开开心心地去玩了。爱丽丝给亚瑟的条件是六十颗珍惜狼蛛眼———一笔巨额交易,亚瑟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他本来以为就是穿着姐姐的衣服在那里一站,就可以皆大欢喜地回家了,谁知………


“你不是昨天和王子聊得挺好的吗?回来的时候还蹦蹦跳跳的?你不如就继续假装是我,嫁进皇宫,我给你准备好生子魔药,一切好商量。”爱丽丝没有意思愧疚,抱着胸开弟弟的玩笑。


“他完全是个AKY!只不过是学识比较渊博、长得好看罢了!我是连滚带爬跑回来的好吗???因为他差点就要亲我了!呸呸!”亚瑟做了一个干呕的动作,第一次见面就亲吻,这和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完全相悖。“还有,”亚瑟咬牙切齿地说,“谢谢你的‘水晶鞋’,天知道那可是爆款啊,土死了!要是让别人知道我穿了那种掉价的东西,我就没脸见人了!”


“谁知道你真的会被王子看上啊,你又不能穿高跟鞋,亏我还亲自上街随手选了一双平跟的女款鞋,哼!要怪就怪你自己魅力太大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爱丽丝疯疯癫癫地冲出卧室,跑下楼梯。


亚瑟气得满脸涨红,突然,他想起骑士王耀要来筛查,突然灵机一动。


他慢悠悠地走下楼,用只有他们俩听得见的声音说:“待会儿还是得你来,不然我就把你偷偷跑出去的事告诉妈妈。”


爱丽丝的笑容突然凝固,她瞪了亚瑟一眼,在他大腿上狠狠拧了一下。事情是她捅的,出了问题,还是得由她来负责。


远见着黑桃骑士骑马领着一队仆从前来,家仆匆匆向主人上报,柯克兰夫人并不知道王子要找的就是她那刚刚成年的小儿子,只是吩咐孩子们准备好必要的招待。


王耀下了马,就感受到一股强大的魔法气息扑面而来,虽然对柯克兰家族的魔法天赋早有耳闻,但没想到会如此突出,可惜老柯克兰无心政治,只钻研学术,不然若能招入皇宫,必可担当一番事业。


阿尔弗雷德从马上跳下来,好奇地打量着面前的这栋建筑,很明显这不是什么华丽的贵族风格,却也不是没品位暴发户的风格。


阿尔弗雷德的魔法功底远不如王耀,因此对魔法气息并不敏感。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师,发现对方也在打量自己。


“走吧。”王耀把马交给柯克兰家的仆人,阿尔弗雷德跟在他身后走进了柯克兰的庭院。


“我靠!王子怎么也来了!”靠在窗边偷窥的亚瑟低声惊呼,被柯克兰夫人嗔怪地瞧了一眼,暗示他回到门口准备迎接骑士。毕竟柯克兰家族没有贵族头衔,受皇室青睐也是因为老柯克兰崇高的学术声望,在真实地位上他们与平民没有差别。


“你最好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爱丽丝下巴高高地抬着,脸上却是露出了几分担心。王子亲自上阵,看来是真的很重视这位“准王妃”,万一弟弟假冒她出席晚宴的事情暴露了,王子会不会生气呢。


“黑桃国第一骑士阁下!”带假发的男仆在门口喊道,柯克兰夫人率先带着两位儿女行曲膝礼。


“阁下日安。”


“夫人日安。”王耀微笑回礼,他审慎地打量了一下站在柯克兰夫人身后,有些打颤的姑娘还有一旁努力缩小自己存在感的小伙子,不由得笑了笑。


“我们只是在帮王子找一位消失的姑娘,请各位不要紧张,奥斯卡,把鞋子拿上来。”


一名宫廷男仆一手背后,一手托着一块红丝绒垫子,上面放着昨晚亚瑟丢掉的那只爆款水晶鞋。其间的反差另亚瑟差点笑出来,但他现在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所以面部表情抽搐了一下。


王耀看不见身后王子的表情,但他留意到了柯克兰家小儿子的微表情,便转过头去看了一眼王子。


阿尔弗雷德已经了然了,面浮佛光,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


王耀立刻会意,看来这位柯克兰小姐就是正主了。他心底顿时舒了一口气,不过尽管如此,还是要例行公事,于是叫男仆把鞋呈给柯克兰小姐试一试。


这边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已经开始眉来眼去(阿尔弗雷德单方面眉来眼去?)那边王耀遇到了千古难题———鞋大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刚才看错了王子的意思吗?还是王子看到这位姑娘之后对她一见倾心了??


于是王耀再次回过头去看阿尔弗雷德——这有点奇怪,一个骑士有点疑惑就要看看他的跟班,柯克兰夫人不解地看向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却发现两人的表情都很精彩。


一屋子人面面相觑,只有王耀一直盯着王子殿下对柯克兰家的公子眉来眼去,良久,王耀开口了:“看来我们找到了想找的人,”他幽幽转向憋笑的爱丽丝,“柯克兰小姐,恳请您跟我回一趟皇宫,和王子殿下见一面吧。”


“什么?”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同时惊叫出来,他们转头看着一脸被雷劈了样子的爱丽丝和一脸老狐狸模样的王耀。


“王子殿下还在皇宫等着,我们最好速去速回。”王耀看都不看王子一眼,微微向柯克兰夫人欠身,“希望夫人能理解。”


“哦…当然,阁下。”柯克兰夫人也一头雾水,虽然她明明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当然,柯克兰公子也一同来吧。”王耀转身对亚瑟笑眯眯地说,虽然是个男孩子,但他身上的魔法潜质很适合担任王后一职。


阿尔弗雷德看向亚瑟,发现对方翻了一个生无可恋的白眼,差点笑出声。



———皇宫内————-

“所以,柯克兰公子的意思是,昨晚你代替你姐姐出席了晚宴,并且和王子殿下一起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晚上,我说的没错吧。”王耀扶额。


“没错。”亚瑟发现对方并没有敌意后,就坦白从宽了,姐姐也被皇宫送了回去,他唯一要面临的就是那位自来熟情深意切黏死人的王子殿下。


“好吧,不过既然你也知道了王子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跑呢?你是不是不喜欢他?”


“我们只谈了不到两个钟头,他就要对我动手动脚,恕我直言,如果不知道他是王子,我就用魔法让他昏过去了。”


“所以你也不是不喜欢王子,对吗?”王耀狡诈地看着对方一提起王子就脸红的样子打趣道。


“王子现在最想和你谈一谈,”王耀看了一眼怀表,走到亚瑟身旁,对他伸出了右手。


亚瑟迟疑了一下,握住他的手,瞬间被吸到了御花园的亭阁中。


“居然能把自己做成门钥匙……真是功夫了得。”亚瑟勉强站稳,才发现阿尔弗雷德就在身后。


“王子殿下。”亚瑟不情不愿地向他致礼。


“现在我可以教你的名字了吧,亚瑟。”阿尔弗雷德微笑着说,他轻轻牵起亚瑟的右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
亚瑟害羞地抽回了手,别过脸问他:“你怎么看出来是我的。”


“你当我傻呀,难道看不出你男扮女装?这个身高还穿大码鞋号的可没几个姑娘吧。更何况你的粗眉毛…噗呲……抱歉,哈哈哈哈哈哈……”阿尔弗雷德开怀大笑,惹得亚瑟连翻好几个白眼。


“我本来就是因为看出你是男孩子,觉得很有趣才把你拉走的。”阿尔弗雷德把亚瑟逼到墙角,伸出双手把他禁锢在自己的身体和墙之间,低头在他耳边吹气,“没想到你这么有趣,当时我就想,要是你愿意和我结婚就好了。”


“昨天做了过火的事,希望你原谅我,我不是有意轻薄你的。”


看着面前金发青年诚恳的目光,亚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其实他也没有太介意,只不过是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以爱丽丝·柯克兰的名义在和王子谈情说爱,总觉得别别扭扭得,便跑掉了。被阿尔弗雷德盯久了,亚瑟妥协地伸出一只手,眼睛看着别处,摸了摸王子头顶翘起的呆毛。


阿尔弗雷德愣了一下,接着笑意盈盈地把亚瑟抱在了怀里。“亚蒂,亚蒂,和我恋爱吧,我保证你在这里也可以继续做你的魔法实验,我们可以继续畅谈历史,我会跟你讲我在其他国家游历时的趣事,你也给我讲你们的家族历史。我想和你呆在一起,好不好?”


亚瑟本来还想矜持一下,可是阿尔弗雷德立刻就想八爪鱼一般缠了上来,他只好连连答应,才避免热情的王子在他脸上盖印章。


三天后,柯克兰家的公子被任命为王子的药剂师。半年以后,这位药剂师在王子的死缠烂打下嫁入皇室,成为黑桃国皇家的一员。

——————1年后——————

“诶,亚蒂你在喝什么,看起来好苦。”

“笨蛋!别动我的方糖!”

“是亚瑟新研究出来的什么药剂吗?为什么拿自己来当试验品,会不会有危险啊?”

“不会,这不是什么试验,这是我的责任。”

“……”

“不要说话,我猜你猜到了o(*////_////*)”

“亚蒂……我听说会很疼…”

“嗯。”

“要不我来吧?”

“滚!老子不想操你。”

“我完全不是那个意思!!!!”

(完)

顺便,哥斯拉桃的连续傻白甜风格也到此结束了,我平时写东西的风格都是撕裂暗黑的,不知道为什么一写恋爱小说就走傻白甜风。下次发的文就是米诞的贺文,会是一篇很长的东西,无论是风格还是文体都会有很大改变,不过所体现的羁绊应该会更加深刻。







评论(4)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