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拉桃

🌟米英/DH/DHr🌟靠海苟活着

【米英】哦!爸比!

❤子米出现(捡的)

❤大概是萌文

❤你们热爱的温柔英sir






4:35pm



     3岁的小朋友阿尔弗雷德在入学W幼稚园的第一天光荣地哭了出来。



(a couple of hours ago)

     亚瑟早上六点钟就起了床,准备蛋饼、烤好蘑菇和土豆,并把牛奶从冰箱里拿出来热好。七点钟上楼,把床上呼呼大睡的金发奶娃拎出被窝送进洗漱间,七点半把阿尔舔过的盘子丢进dishwasher,然后将熨好的校服小西装往小阿尔身上一套,再梳平他鸟窝般的头发,清理掉嘴边的碎渣,最后在他胸前别上一枚亮晶晶的超人徽章。



    “完美。”亚瑟笑眯眯地说,拉着垂头丧气的小阿尔转了个圈。





     今天是小阿尔弗雷德上幼稚园的第一天,这大概是他人生中第一个如此不一样的、也是不情愿的一天———离开漂亮的亚瑟爸爸,到一群陌生人中去。小小的呆毛耷拉在额头前,阿尔知道在做任何反抗都没有用,只能无力得表达自己的低落。


   “好啦好啦,你不是天天盼着长大吗,怎么连幼稚园都不敢去上呢?”亚瑟半安慰半哄地领着他走向门口。他的心里是相当崩溃的,当初他以为阿尔弗雷德这种窜天猴性格的孩子对于交新朋友会更感兴趣,就向他描述了一下幼稚园里的情景,正当亚瑟讲得八根粗眉毛都飞起的时候,并没有发现金发小鬼的表情有点不自然了,直到一句奶声奶气的“所以亚瑟爸爸不和阿尔一起去幼稚园了”加上突如其来的暴哭,亚瑟恨不得把说的话都像吸pasta一样吸回去。


总之,亚瑟没有想到,阿尔弗雷德会这么黏他,也开始担心阿尔弗雷德能不能适应幼稚园的生活。


    不过想想也很合理——他是一个约稿作家,几乎每天都在家里,出去买东西也都会带着阿尔,除了工作需要,会把小阿尔寄放在隔壁老太太家里……他对阿尔基本上是随叫随到的依靠。唉,一没注意就太宠他了呀,亚瑟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所幸幼稚园就在同一个街区,走大概十五分钟就能到了,阿尔也对这段路程比较熟悉。






名已经报了,学籍也安排好了,亚瑟只得赶孩子上架。他蹲了下来,把手覆盖在小阿尔的头上揉了揉,说:

“如果阿尔今天好好表现,晚上我就带你去吃麦当劳。”


这种级别的诱惑可不是盖的,毕竟亚瑟基本不允许阿尔弗雷德去吃那些油炸的快餐。小阿尔弗雷德眼睛一亮,迅速做好了权衡,决定用超人般的英雄气慨来换一个炸鸡汉堡。他的表情严肃起来,右手摸了摸胸前的徽章,左手举起来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然后抬起头认真地对着亚瑟爸爸说:“好,我们走吧!”







8:35 am



阿尔弗雷德坐在空荡荡的育儿室里,除了他之外只有一位看起来好脾气的阿姨。他睁着眼睛环顾四周,毫不掩饰好奇:暖橙色的墙壁、有着恐龙和宇航员图案的窗帘、地板上整整齐齐的半透明箱子——里面装着五颜六色的东西,大概是乐高……还有,咦?窗子外面好像有一个人。阿尔弗雷德想要站起来走过去看清楚,可是那个人仿佛条件反射似地,一下子就消失了。


“真奇怪,不过看起来有点眼熟……”阿尔弗雷德懊恼地想,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被新进来的小朋友吸引走了。





亚瑟“鬼鬼祟祟“地再次探出头,看向里面正在交朋友的阿尔弗雷德。他有点后悔这么早就把阿尔送过来,还被园长告知监护人不能进育儿室。阿尔弗雷德是来的最早的小朋友,所以亚瑟很担心他会感到孤单,于是偷偷溜到了后院,从窗户里查看阿尔的状况。


不过目前来看,阿尔果然还是个活泼开朗、适应能力强的孩子,亚瑟微笑着点了点头。第一天来上学没吵没闹,而且还很有礼貌,马上就能和别人交朋友,真是我的小天使。看着小天使兴高采烈地和新朋友拉拉扯扯,亚瑟面上浮现了老母亲的神情,孩子长大得真快呀,捡来的时候还是咿呀呓语的娃娃,如今已经活蹦乱跳了。想到总有一天,阿尔会明白两人没有血缘关系,总有一天,阿尔会长得像他一样大,变得独立,走自己的路去了,苦涩的感情又突然在心底绽放开来,亚瑟还在看着阿尔,眼泪却在眼眶里打转。






一天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到了下午四点钟半,其他家长都来接小朋友了,阿尔也被老师从大象滑梯上“撕”下来,安置在了小板凳上。阿尔掰着手指数今天有什么要和亚瑟爸爸说:今天认识了不太爱说话的马修,总是很严肃的路德维希,还有乖宝宝小菊……(跟被一个黑眼睛的长发男子接走的说再见)啊哈!还有不打不相识的俄裔小朋友万尼亚,还有还有!!费里西安诺把女老师的裙子拽下来了!阿尔算着算着就数不过来了,于是坐在板凳上跟别的小朋友道别。



费里西安诺的爷爷很爱笑而且身材保持得很好,听说费里西安诺今天做过的坏事,很礼貌地带着他向老师道歉;万尼亚的姐姐是一个金色短头发、身材丰盈的女人,在万尼亚跑过去的时候张开双臂抱住了他,不过阿尔觉得万尼亚大概要被他姐姐的胸部挤死了……来接马修的叔叔看起来和亚瑟爸爸差不多大,很绅士也很时髦;来接路德维希的是三个年轻的哥哥姐姐,其中有一个应该是他的亲哥哥,把路德高高举起放在了肩头。



阿尔看着人来人往,教室里又渐渐只剩他一个人了,亚瑟爸爸怎么还不来呀……他沮丧地想着。难道亚瑟爸爸把我丢在这里不要了?所以他才说晚上要带我去吃麦当劳?因为他不想带我去吃麦当劳所以就不要我了?阿尔越想越迷糊,心里又难过又着急。老师急忙走过来,想要安慰他,可还没张口,阿尔就泪如雨下。



“呜呜呜,爸爸不要我了呜呜呜……阿尔今天表现的很好呀……呜呜呜呜,爸爸我不要吃麦当劳了,我想回家呜呜呜呜…………”

“呜呜,我以后再也不调皮了,爸爸别扔下我………”


亚瑟飞奔至门口,听见儿子奶声奶气的哭声吓了一跳,没想只是晚了几分钟,教室里就这么空荡了。亚瑟对老师点头示意,然后心疼得抱起了小阿尔。



“爸爸没有不要你,爸爸以为你想和朋友一起多玩一会儿,所以才晚来了几分钟。”


阿尔缩在亚瑟颈窝里抽泣着,哭得都说不出话来了。看来还是还是依赖自己的人,亚瑟心里笑开了花,一边轻轻拍着阿尔的后背。“走,爸爸带你去吃麦当劳,好不好?”


小阿尔不哭了,可依然说不出话来,不过还是伸出一只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惹得亚瑟笑出声,狠狠在他光滑的小脸蛋儿上亲了一口。


阿尔弗雷德也抱着亚瑟亲了一口,然后紧紧抱住亚瑟的脖子。这可是他最亲爱的爸爸,把世间一切最好的都给他,谁也不能抢走他爸爸!!


“好啦好啦…”亚瑟笑着揉了揉阿尔的脑袋,“给我讲讲今天发生了什么?有没有好好表现?跟小朋友相处的怎么样………




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阿尔哭累了,趴在亚瑟肩头睡了过去。绿眼睛的男人很温柔的笑着,提着麦当劳的打包袋向家的方向走去。




(完)


啧啧 父爱如山啊

最近在酝酿一篇很长的肉,感觉自己之前写的h不够细腻,反思一下果然还是太羞涩了(bu,所以决定锻炼一下。

六月份有很多考试,祝高考的小朋友能安安心心做最后的冲刺,考到喜欢的城市,学喜欢的专业❤️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