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拉桃

产粮的都是仙女!都给我产粮啊!!好饿!

(hp设)嘿!伊法莫尼来的那个交换生!(Q&A)

🐒沙雕访谈体哈哈哈哈哈哈哈
🧙🏻‍♀️HP设定,不过没看过也不影响,算是学院吧哈哈哈哈哈
🐍亚瑟蛇院设定 阿尔弗雷德是美国交换来的留学生 也在蛇院
🦅没听说过伊法莫尼的小朋友也不用担心 我在文末写了注 也可以戳链接看一看。


Q:是这样,两位学长,很荣幸能代表霍格沃茨花边新闻部采访你们,不过不要担心,我们是做正经新闻的,不会夸大其词、断章取义,更不会可以揣测、借题发挥。其实我们主要是想要请教霍格沃茨感情较好的情侣,来给大家传授一下经验。废话不多说,霍特你准备好速记魔咒了吗,麦考夫你先把镁光灯收起来我们待会儿再合照……呃,第一个问题,你们对彼此的第一印象如何?



英:我先来说吧,因为知道他是伊法莫尼的交换生,所以脑子里对美国巫师的刻板印象就出来作祟了,第一次看见他就是在交换生的分院仪式上——虽然那只是个形式,你们懂得,我看了他一眼,就和旁边的人赌了五块加隆,说他肯定被分到格兰芬多去,没想到他居然来了斯莱特林。后来才知道他是那边雷鸟学院的学生,嗯,没错,虽然爱冒险,但是仍然以灵魂为重,我记得分院帽跟他商谈了很久,最后才把他分过来。这家伙一出场就让我丢了五个加隆,我当然很不待见他!


米:没想到你是这样想的,亚瑟,我起初看起来连五个加隆都不值?好吧我错了我错了!如你刚才所听,我从那个唠唠叨叨的帽子下面走出来往斯莱特林长桌走的时候,就看见他十分不善的眼神,我回忆了一下确定我们的确没见过面,随意很疑惑地回看了他。他当时气哼哼地转过头去,像个小孩子,我们去年可都15岁了!不过我觉得他很可爱,从那时候就是了,即使他给我的第一个眼神是那样的冷酷。哦哦!我错了亚蒂,你一点也不冷酷。


Q:看来一开始有些小误会呢,那后来是怎样发展的呢?


米:我们的确有点不对头,特别是不怎么了解对方的时候。亚瑟的魔药学很优秀,十分受教授青睐,他叫什么来着?(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阿尔弗雷德,他已经快教了你两年了!)谁让他名字这么长啊……对对,卡里埃多教授很喜欢他,但是对我却不是很满意,虽然魔药课的确一直不太好…不过他也不该说我不像个“斯莱特林”,我本来就不是斯莱特林,我是琼斯,但是他那样说我真的让我很伤心。黑魔法防御是我的强项,于是那时候又有很多人嘲笑我说,不应该被分到斯莱特林,就应该去格兰芬多,这样——很不友好!我是第一次要在大西洋彼岸独自度过一整年,被这么说当然会感觉被排斥了,结果没想到他来安慰我了。很不可置信对吧!他就是这么善良,我当时很感动,因为他说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和归属的地方,不必在意一些既定的刻板印象,他说起话来很温柔,他自己都察觉不到,就是那个时候我心动了。



英:你要继续说吗?好,我来说吧。没错,他们挺过分的,不过教授只是想开开玩笑活跃气氛,没想到那帮傻子就开始满口风凉话———你知道他的幽默感令人发抖。我关心你是因为……除了我就没人能安慰你了……我才不是因为关心你才去理你的。唉…总之,我们就互相了解了一下,就有那么一个月左右关系挺好的,他也在很努力地调整自己的状态。不过后来…


米:后来…我来说,呃,那又是一个误会,嘿亚蒂亲爱的,别那么看着我,我要忏悔了。那时候有一个低年级的女生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向他告白了,当然休息室当时只有亚瑟、我和那个姑娘,不过姑娘似乎忽视了我的存在。亚瑟看了我一眼,然后很直接地拒绝了她。那个小姑娘强忍泪水走掉了,我觉得他有点过分,就说了出来,谁知道他站起来冷笑着说:“我们的关系没好到可以指手画脚的地步吧?”然后回了卧室,摔门。现在想起来当时就是一种被温柔和“蛇蝎美人”的反差惊到了。


英:我无意辩解,当时我的确很直接的拒绝了那个学妹,因为我不想给她任何多余的念想,没想到阿尔弗雷德会说我,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就特别生气。后来的一段时间我们的关系一直冷冷淡淡,有的时候会因为很小的事情大吵一架,我甚至自己会以前把恶咒在脑子里准备好,就等和他碰面的时候张口就来,可是一看到他那副呆蠢的样子我就不生气了……


Q:嗯,其实我个人也很赞同亚瑟学长的干净利落,不过被干脆得拒绝掉果然还是会伤心qaq,那么后来你们又是怎么和好的呢?


英:嗯…………


米:(笑)这个还是得他说。


英:呃…是这样,我们一直到万圣节才和好,因为那天下课早,我们在地堡喝了点酒,我实在不胜酒力,是阿尔弗雷德把我扛回寝室的。(扶额)


米:确实不胜酒力,喝酒之后开始耍酒疯,所有之前认识他的人都飞快地逃走了,我成功地在他做出让整具身体与空气接吻这样的事之前把他敲晕塞进了他的休息室。


Q:哈哈,亚瑟学长不能喝酒是学校都知道的事。


米:然后……我还要继续说下去吗?


英:(继续扶额)没事,你说吧,我已经看破红尘了。


米:然后———他亲了我!


英(恐慌):怎么可能!我怎么不记得!你也没说过啊?


米:开玩笑的,他只是对我施了一个昏昏倒地,于是我就倒在了他的床上,第二天早上我从亚瑟房间走出来之后,大家看我们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Q:论流言蜚语的重要性?


米:我敢说那个时候他对我没什么意思,我其实也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他人很好,很可爱,可以做好朋友。


英:嗯哼,他不知道我的性取向,一直到圣诞节,别人告诉了他,他才惊奇地跑过来问我。


米:快别说了,我听起来像个死直男。


英:难道你之前不是吗???


Q: 阿尔弗雷德学长知道“朋友”的性取向之后,对你们的“友谊”产生影响了吗?


米:肯定还是会有的吧,因为我一直没看出来哈哈哈。不过我就问了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人这样子,其实我心里还是有点在意了,可能那个时候我就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的确超乎友谊。


英:(生无可恋)我邀请他去我们家过圣诞节的时候他问我的,我还记得那一天,我被他壁咚在炉火旁,他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


米:天啊!我那个时候就已经这么基了吗?


英:我当然否认了,就算那个时候感觉和他很亲近,但是很明显他一直在用朋友定义我们的关系———我不碰直男,这是我的原则之一。


米:很好的原则,你太保守了,其实你站在那里我就已经被你迷住了。


英:少贫,呃…可能就是那之后,我们的关系变得暧昧不清,身体上发生了触碰也会变得很尴尬。


米:他一直不喜欢被别人碰,后来他开始主动拍我的肩
,扯我的袍子,我会很兴奋的。


Q:有什么刺激点吧,就是导致你们俩彻底决定在一起的事件。


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件事说来非常有趣。他一直说特别讨厌我用的香波的味道,结果在制作迷情剂的那一课,当教授让他说出他问到的味道是,他准确的说出了那款香波配方的头三个名目。下课之后我就向他坦白了,如果你喜欢我的香波应该早点跟我说,我送你一瓶,结果他脸红了。


Q:天啊,好浪漫啊!


英:后来这个直男真的送了我一瓶,还说出“让我们拥有同款体香”这样令人作呕的话。


米:是你说你喜欢的!


英:………anyway,后来他就向我告白了,我一时为自己将来的恋爱感到担忧,因为他看起来很幼稚。


Q:确实…有点…

Q:啊!最后一个问题!恋爱会影响学习吗?


英:当然会啊,我们纠结的那段时间他上课总是心神不宁的,还把弗里维教授从书堆上炸下去了,不过我们在一起之后,他的魔药第一次拿了E(excellent)


米:你怎么不说你的黑魔法防御终于不拖后腿了呢?


英:有正面影响也有负面影响吧,不过感情稳定的确很重要。


米:我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任何问题。


英:没错,就是遇到了很适合的人。


Q:好了你们不要再说了,我要被闪瞎了。





(完)





注:没看过神奇生物在哪里的小伙伴可能不知道伊法莫尼是哪里,它是当时剧中两名美国巫师的毕业院校。伊法莫尼学校和霍格沃茨相近,也有四个学院,分别是地精、长角水蛇、猫豹和雷鸟,其中阿尔来自雷鸟学院,代表的力量是爱冒险、灵魂强大。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