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拉桃

产粮的都是仙女!都给我产粮啊!!好饿!

【米英】Into the Green 密林细语

⚠️温柔英sir与傲娇英sir穿插
⚠️限制级别:NC-17
⚠️前柔后肉 内含野||战 含口 注意避雷

1

阿尔弗雷德裹紧单薄的衬衣外套,顺着街道向目的地小跑。英国夏季的天气实在令人着迷,中午还是艳阳高照,时至三四点钟就乌云密布,气温骤降。他逃出来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周全的准备,因此只能为对气候的不熟悉承担后果。


不久,黄色的M记大招牌便出现在他头顶。阿尔向四周快速地环视,接着三步并两步地走进了半开的玻璃门。


无视了店员的打量和装在透明橱柜里大号汉堡,他直接走向二层。数排空桌之后,一个淡金色的脑袋正低垂着,面前摆着一杯柠檬红茶冷饮。听到起伏的脚步声,他谨慎地抬起额头,用绿色的眼睛瞟了一眼。


“嘿,甜心。”阿尔走到金脑袋面前亲了他的侧脸一口,然后坐下。


“恭喜出逃。”亚瑟挑了挑粗粗的眉毛,把装满了薯条的托盘向前推了推。


“谢谢。”阿尔拿起一根然后坐下。“你居然也会吃快餐?”


“笨蛋,我又不能什么都不买就在人家店里坐着。”


阿尔的阴天表情里展露出一丝暂时的阳光,不过立刻他捂着脑袋痛苦地抱怨道:“最近压力真是太大了,简直要疯了。”


对面的人深深叹了口气:“从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知道。最近你家的事的确太多了,之前我居然还拿那个鸡窝头老头儿取笑你,现在想起来很抱歉。”


先不说White House里那个能折腾的,折腾完家里折腾世界,阿尔想想都头疼。他可以感受到民众日积月累的矛盾感情,宛如一口铁坩锅,里面熬着毒蛇、蟾蜍和老鼠的汁液。这半个月,他已经在服用中等剂量的安眠药了,可睡眠质量依旧堪忧。


阿尔将身体向后靠,试图通过拉伸躯体来放松情绪。


“啊!”听见骨骼吱呀作响,阿尔发出舒服的声音,索性将脑袋懒洋洋地靠在生硬的椅子背上。他听见亚瑟啜了一口茶,然后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吗?”亚瑟突然说,语气很淡。


“你说什么时候?” 阿尔坐直了身体,看着对面神情暗淡的国家。


“很久之前了吧,我记不清具体年份了……有那么一次,我去看你的时候,和你一起穿过一片树林。”亚瑟看着阿尔犹豫的表情,自嘲地笑了一下,“估计你不记得了吧,连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小时候,你经常拉着我的手在树林里中瞎逛,”阿尔抱着右手的手肘,一根指头在下巴上点来点去。“事实上,我大概知道你说的是哪里,不过那里已经被开垦成一处公园了。”阿尔惋惜地叹了口气,然后摸了摸对面男人的指尖。


“的确很可惜,”亚瑟低着头说,“其实……”他深吸一口气,置身于脑海中的情景,“在我小的时候,曾穿梭于一片长满原始而葱茏的绿林之地上。那时的我过得也很不好,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阿尔弗雷德谢谢,这里毕竟也曾是一个几番被异邦蹂躏的民族啊。”


“虽然生活很简陋,但是我过得很自由。”亚瑟将右手附在超大国大一号的的手上。“我十分喜欢穿梭于各地的树林之间,有低矮的灌木丛,高高的荒草坡,不过我最喜欢的,就是一片森林里自然形成的小道,古老的大树之间空隙。从中间穿过的时候,我会走的很慢、很慢。有时我会闭上眼睛,任凭方向感领路;有时我也会睁开眼,向上看,看太阳从随风摇摆的树叶间穿过,看一束束光照耀而下,在空中留下温暖的颜色,看散落在地上的光斑。那种感觉,特别是漫无目的地行走的感觉,让我感觉十分的放松。”


“那时的我,还没意识到自己身上所承载的人民的意志。以为自己是天地间一个普通的自由人,啊——身上没有任何负重感,向画眉鸟一样自由。”


“那……当你意识到自己是国家意志的集合体时,这种感受就消失了吗?”阿尔好奇地问。


亚瑟轻轻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说:“每次我走在那种场景里,就会回想起那种毫无负担、无忧无虑的感觉。我想……也许……带你去……能……”


亚瑟突然涨红了脸,瞟了阿尔一眼。


在一起那么久,超大国立刻会意。亚瑟是在关心自己呀~嘿嘿嘿。根据瓦尔加斯兄弟和安东尼奥 贝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一起为他制定的恋爱指南,在这种情况下,他应该……主动提出对方打算提出的提议!


“亚瑟带我去那种森林吧!Hero想再体验一下和英吉利啾手牵手逛森林的感觉。”阿尔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看得亚瑟一阵恶寒,“BAKA!别这么不害臊地说出这种肉麻的称呼好吗?”


2


两人叫了出租车,像私奔的小情侣一样,缩在后座,手牵着手。


换作往常英国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不过今天大概是为了阿尔,才勉强和他在外套的遮盖下拉着手。


刚刚跟使馆通了电话,告诉人在他这儿。听见美方负责人无奈的语气,亚瑟心理无比痛快,即使是国家意识体,也不应被给与这么大的压力,哼!真是不人性。


亚瑟想着,抬头看了自家的大金毛一眼,意料之外对上了阿尔深情的目光,又迅速地红脸扭过头看着窗外。


阿尔对年长一些的恋人的傲娇笑出了声。


黑色的老爷车灵巧地在窄路上穿梭,渐渐驶出市区,向外郊前进。道路两旁遥远的建筑物向后倒退着,让阿尔产生了一种“时间在倒退”的幻觉。外套下,他宽大的手下是亚瑟略小一号的手,而两百多年前,他们也曾手拉着手,只不过是亚瑟精致修长的手包裹着他脏兮兮的小手。身旁的人靠在车座上,因困倦而双眼微阖,浅黄色的睫毛随着眼皮的小幅跳动轻轻地抖着。


“真是个天使…”阿尔喃喃道,嘴角微翘。


3


两人漫步在宽敞的林间小道上。


一些叶子着急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已经飘飘然落在棕褐色的土壤上。草色像羽毛一般覆盖大地,却不执拗于改变它的颜色。几只松鼠感受到来人的脚步声,纷纷抱起手里的果实,蹿上树枝,而白色的矢车菊只能呆着小脸,踟蹰于草丛间。


“这里被保护得很好,”亚瑟介绍到,“以前做过贵族的狩猎场,不过现在因为地界偏,也没有什么房地产商打它的主意。”


“记得吗,你小时候,我带你去一片树林里采蘑菇。”亚瑟突然说起往事。

“你是说那次我追蝴蝶跑丢了,结果你找到我的时候我在树桩上睡着了?”阿尔做思考状,“其实我印象最深的一段是你拿奶油蘑菇汤来惩罚我。”


“惩罚?”亚瑟一愣,接着明白过来,于是给了阿尔一个爆栗。“哼,”英国人高傲地说,“是谁当时还把锅给舔干净的?嗯?”

“那是因为我一直吃你做的饭!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好吃什么叫难吃!”美国人生气地抗议。


“呵呵,现在你想吃也不给你做了。”亚瑟嘴角一抖,阿尔慌忙狗腿地摇他的手臂,虽然他对死扛没什么兴趣,但是如果死扛会决定今天晚上亚瑟对他有没有性趣……


“你这个家伙,有求的时候摆出一副好脸,没有利益相干就装聋作哑,真是讨厌。”


“但是对亚瑟我可是一直有求必应。”金毛犬亲昵地贴上来,蹭得亚瑟浑身都痒,索性把超大国推倒在地上,还威胁地抬起一只脚晃了晃。


阿尔盯着精裁的西裤里包裹着的修长的腿,和随着动作微微晃动的纤细腰肢愣了神。他突然产生了一个不好的想法。

(年轻人阿尔弗雷德产生了什么不好的想法呢?)

⬇️
垃圾石墨挂了我的车 戳我头像或点链接取图版全文
http://gesilatao.lofter.com/post/1f0016a4_12cd507e


(end)



小结:这篇其实写了两个星期,源自于文中对于在林间小道自由行走的那种自由感。现在的我们被学业也好,工作也好,社交也好,束缚得有些过分了。每个人都应该在心中留一片属于自己的密林,累的时候就静下心来,进去走走,(脑中开车)既然生活的压力已经很大了,就要帮自己疏解压力呀!

评论(1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