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拉桃

产粮的都是仙女!都给我产粮啊!!好饿!

【米英】婚后的第一次发情期(AaBbOo车来啦)

🌟抱歉食盐了昨天一直在看太太们写的文就没有努力,下面是上篇和接后的车的链接
⚠️👉🏿上篇http://gesilatao.lofter.com/post/1f0016a4_12a64e75
⚠️👉🏿车 https://shimo.im/docs/YGpLQFkKEe42PPQ1

下面是一篇阿米视角的文,和这个故事是一系列,讲的是阿尔和亚瑟结缘的故事。





  如果说世上有一万种狗血情节,那么“一见钟情”是27岁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先生最不买账的一种。他认为自己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在硅谷一家AI公司担任了一年多的设计副总监,不相信颜值和荷尔蒙的碰撞能带来什么科学的结果。

虽说现在很多A和O更加有隐藏性别的意识,会用信息素阻隔剂来装B,但是每个健全的A和O都明白,有意无意泄露出的信息素,会有怎样的误导性和煽动性。阿尔弗雷德自高中起受近十年兴起的“艾奎斯”新潮思想的影响,立志通过人的内在择偶,因此格外排斥受信息素影响而产生的好感。

“这辈子不会为了气味搞爱情。”年轻的副总监笃定地说。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我们亲爱的阿尔弗雷德先生,比如说说您2016年去伦敦参加研讨会的那段日子里,某次在摄政王公园对面的路口等红灯的时候,突然天降大雨;(作为有远见的外乡人,您随身带了一把折叠伞)正当您撑开了伞,得意洋洋地看着抱头鼠窜的路人时,一个个头稍矮你一节的金发男人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很自然地一边钻进你的雨伞,一边说:我想您不介意我在您的伞下借一块地方吧。那时你的第一反应是“What the…”接着下一秒他抬起了头,轻轻抓了一下淋湿的头发,用一双沉静的幽绿色眸子看了你一眼。

真他妈绿,您当时在心里这样骂了一句,感觉身体深处有一股躁动腾空而起,接着,您思考了一下该怎么搭讪来缓解一下这伞下的尴尬(虽然对方看起来并没有尴尬)。

“呃……先生,介意我问您自哪儿来?”

幽绿色的眸子移到你脸上,淡粉的唇轻启:伦敦。

哦!糟糕,真糟糕!您在心里狠狠地捶了一下自己的脑子,这个蠢货,他身上几乎没带什么东西,一定不是散游客;预知这雨的持续长度,八成经常呆在伦敦;更明显的是他标准的中产阶级用辞啊!

就在您还在懊恼,那撮儿呆毛都耷拉下来的时候,雨停了,他向您致谢,便退出了您的伞。

相信您当时很清楚,他离开的时候,也带走了你的心。
 
是的,阿尔弗雷德承认,他带走了自己的心。


自那天起,逐渐无营养的座谈变得愈发难以忍受,阿尔弗雷德满脑子都塞着那日伞下的一对儿绿眸子,幻想着自己可能与之发生的种种故事。但是当他向同行的同事马修第5次讲述他“一见钟情”的故事时,对方迅速并且准确地击破了他的梦——你留他的联系方式了吗?问他的名字了吗?知道他在哪儿?母胎solo这么多年了看着身边朋友一对一对步入婚姻殿堂自己心里还没有点b数吗?面对这些扎心的问题阿尔弗雷德悔得肠子都青了,然而事故已发生,除非命运安排他们再次相见(另一个阿尔弗雷德不相信的狗血情节),不然这只能成为他晚年自传里的一个插曲了。


上帝明显有他老人家自己的考量。那个周六,当阿尔弗雷德在距布莱顿海滨三条街以内的一家唱片店疯狂搜刮“摇滚之父”大卫·鲍伊和小精灵莉莉·艾伦的碟时,再次遇到了那双令他魂萦梦牵的绿眼睛。正巧也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细雨将阿尔弗雷德逼入那家店的。这次他没有傻愣着,而是直接上次去问了联系方式——非常突兀、非常美国。


所幸对方还记得他,大概也是因为他的一双”Standard Blue”,阿尔想,因为他盯着自己的眼睛笑了,非常美,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的口水都要滴下来了。


这次我们的琼斯先生没怂,当上帝你第二次机会的时候,记得要抓住,否则他不仅不会给你第三次机会,还会惩罚你的愚钝。


之后的事情我们大概都猜到了,及时亚瑟·柯克兰是那样一个苛刻慢热的家伙,最终还是在阿尔弗雷德直男式纠缠下敞开了心扉。时常活在对其他人恋爱美好祝福中的阿尔弗雷德,终于也有了自己的幸福。

(End)

评论(14)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