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拉桃

产粮的都是仙女!都给我产粮啊!!好饿!

[米英] 拍纪录片也可以跨国恋?(2)


中秋节快乐!

已经写到互相心动了不过这次还仅仅是初始

性感小天才琼斯博士上线

附图他们小组的拍摄目标,金爸爸-金雕!!!是不是超级勇猛矫健!(图源视觉中国)



(3)

         太阳升至头顶的雪山之上,为大面积错落有致的白色山坡镀上一层金光,背阴的山谷则是被阴影笼罩,两边的温度看起来完全不同。仿佛一边是被上帝亲吻着的温暖,一边则是无人光顾的极寒。

 


         一人,一车,一屋,无论怎么努力,也只是这皑皑白景中的一个点。亚瑟想起劳拉·莫利亚提的句子“这雪,覆盖着一座又一座山峰……”万能的造物主,谁知道这积雪下还有几座山峰?亚瑟在车内捂着胃部,却因车外的雪景产生千思万绪。他的文学通识老师带他读过一些关于雪的诗句。其中印象颇深的是这么一段:“那雪的观众/在雪中倾听的人/尽管自己也没听见什么/却注视着/非眼前不存在的一切/和不存在本身”,大概是斯蒂文斯的,之后的两三年,他常常一个人到雪地里去——树林里或者草坡上,尽管没有十分厚的积雪,也大抵覆盖着表层。心静的时候,在雪地里是听不到声音的,雪地能给他宁静,给他冷静思考的机会。亚瑟回想起过去的自己,不禁觉得有点幼稚。

   


         车子在驻扎点前停了下来,亚瑟平复胃里汹涌的变化,率先开了门。

 


      “等...等等!”亚瑟听到王耀的警告声。

 


      “What the f**k?OHHHHHHHHHHMYEYES!”

 


         该死的,他忘记带上护目镜了。

 


         午间的反光严重得要死,亚瑟从外套口袋里摸索出护目镜,反手带上,眼前还有一点恍惚,让他有点头晕目眩。

 


         王耀和本田菊也相继下了车,王耀先行一步去驻扎点的小屋看看Mr.America怎么样了,亚瑟和本田菊则留在后面打开后备箱准备卸载物资。

 


       “我们先别动手,待会儿去小屋里取了推车,能省点力气。”亚瑟看着小屋的方向,王耀先一步进去了,估计在和琼斯博士寒暄。

 


       “没关系,我先把这几包无无烟木炭弄过去。”小菊一手提起一大袋木炭,轻轻松松向小屋走去。

 


       “这……”亚瑟心中有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反萌差】???

 


         就在亚瑟咬咬牙决定转身也拿两袋杀过去的时候,一个爽朗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嘿!!是BBC英国方面的的组员吗?”

 


        美音,亚瑟撇了撇嘴,原来早上出外勤去了呢,他转过身来,看见来人身材略高大,全身裹得只剩两只冰蓝的眼睛露在外面,在漫天雪白中显得格外澄澈。“幸会,我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亚瑟 柯克兰,您一定是阿尔弗雷德·琼斯博士了吧。”

 


        阿尔弗雷德眼睛亮了亮,“幸会!久仰大名呀柯克兰博士。昨天决定留在山里所以错过了与你早一点见面,后来想想有点鲁莽,真是不好意思了。“

 


     “没关系”亚瑟眯起眼睛,他其实不大介意这些,“那么琼斯博士昨天有什么收获吗?”

 


     “叫我阿尔弗雷德就好,昨晚看到了难得一见美丽山崖间星空的景象”阿尔弗雷德热情起来,手舞足蹈地描述着,“这里大气稀薄,昨天还观测到了六分仪座,不过猎户落在西南山头的时候外面实在是太冷了,我就回去睡觉了。”

  


         真是个开朗的人,亚瑟心想。阿尔弗雷德笑着露出8颗整齐的牙齿,又补了一句,“如果你今晚留下,我们还可以报团取暖。”

 


       “……”亚瑟的眉角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不过他发誓自己不会对还没认识超过一分钟的人YY。


 

          就在亚瑟思考怎么接话的时候,王耀和本田菊从小屋回来了。

 




(4)

 


       亚瑟宛如看到了救星,热情地向阿尔弗雷德介绍到:“这两位也是这次一起的同事,前面那位长发的是联合研究所帮我们找到的向导,王耀博士,他是联合国生态环境研究小组的核心成员;他身后的那位是王耀博士的挚友本田菊博士,来自日本,主要研究气象学,他这次来帮助我们把握雪山中的风向。”

 


       王耀和本田菊走到跟前,亚瑟又对他们俩介绍到,“这位就是来自NG的阿尔弗雷德·琼斯博士。”

 


       阿尔弗雷德上前一步,伸出手与两人握手致意。

 


     “刚想说我们扑了个空,”王耀笑了起来,“原来博士趁着阳光好,出来走走呀。”

 


     “哈哈哈哈哈哈”阿尔也爽朗的笑了起来,“小屋里呆久了实在闷,正好现在温度升起来了,就先出去找了找鹰,可惜连影子也没见到。”

 


        说着,四人转向南面的巍峨山峰,晴朗的天空漫射着刺眼的光芒。突然,一个黑点从山顶夺光而出,向山谷俯冲来,愈来愈近的身影逐渐显出雄美壮硕的翅型,亚瑟屏住了呼吸。



      “是,是金爸爸吗?!!”本田菊花容失色。

 


      “该死,背光,看不清啊。”亚瑟咬牙切齿道。

 


         黑影突然停在了半山腰一个隐蔽的平台上,消失在四人视线中。

 


         王耀和阿尔弗雷德对视一眼,开口说:“看起来应该是一只金雕。”

 

     “山区这边的猛禽种类并不是很多,金雕是能生活在这种高为数不多的大型捕食者之一。其他的,比如高山秃鹫和胡秃鹫,在这个季节可能相对较弱势,一般不会单独行动,而且从刚才的体型和速度来看,应该不是猎隼或游隼(sun上声)。”阿尔弗雷德分析道。

 


     “的确,隼的体型虽不如金雕,但在俯冲速度上更胜一筹。”亚瑟点了点头。

 


       如果想要拍到丰富的画面,他们必须找出金雕伏出的区域。这个季节对捕食者很难熬,由于天气严寒,大多中型动物藏匿于洞穴之中,很少出门。金雕有时捕不到猎物,只能去寻找陆生大型捕食者剩下的肉。

 

 

       四个人挤进小屋里,王耀点起炭炉,温度就慢慢上来了。

 


       亚瑟摘掉面部护具和厚厚的防护镜,盲目地梳理了一下发梢,放下手时胳膊碰到了身后的人。

 


     “啊,抱歉”亚瑟转过头发现是阿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是我冒失站在你身后了,哈哈哈”阿尔挠了挠耳后,“我们还没有好好的说说话,听说你也一直在鸟类方面做研究,是吗?”

 


     “嗯,算是吧,不过我早期更关注英国本土的鸟类行为研究,最近两三年才开始正式向外勤靠拢,不比你‘科班出身’。”亚瑟礼貌的笑了笑,心理却默默吐槽:好好说说话什么的…不知道是谁昨天硬要留在雪里,幸好没被冻病,不然自己就要被问责了……

 


    “要说科班出身我可不如你呢,”阿尔露出了非常美国的笑容,亚瑟突然留意到他那一双湛蓝湛蓝的眼睛,美国人十分真诚的说道:“我之前可是先读了两年商科,后来实在因为喜欢猛禽,又重新读了动物学专业。”

 


     “这么说……你十六岁就读大学了???”

 


     “是十七岁,大学里三年就修完了学分,那时候着急跟着做猛禽研究的一位教授读硕士。”

 


      亚瑟开始打量这个性感的美国小天才头上顶着的一捋呆毛。

 


     “比起我,柯克兰先生更厉害呢,年纪轻轻就已经发表这么多文献,参与这么多研究和纪录片的制作了,是我的偶像呢!”

 


     “啊、啊?”亚瑟听到偶像这两个字,目光茫然,头上掉下三根黑线。

 

     

      “而且亚瑟的英音也好好听。”>v<敬称突然也省去了。

 


       “听起来真像脑残粉呢,对吗SENSEI。”一旁的本田菊突然用中文说道。



         一晃眼已经到了下午,四人吃了几个热好的卷饼,是王耀早上做的。



          就在亚瑟和阿尔不住的夸赞王耀手艺好,土豆丝煎得恰到好处,鸡蛋也做得别出新意时,小菊推门进来,告诉他们外面起风了,可能要等一等再上山,亚瑟并没有觉得沮丧,拍纪录片就像打游击战一样,不求急,需要碰运气。



         很不幸,即使晚些风停了,他们也没有看到一根鹰毛。不过,他们登上了今天看到疑似金雕驻停的平台,这种一大块的平坦山石很难见,上面却留有一些动物残渣,再加周围有很多裸露在雪外、可以作为动物落脚点的岩石,阿尔弗雷德便推断这是一个有很多动物经过的地方,也就说可能是金雕经常光顾、享受捕捉到的食物的地方。阿尔和亚瑟决定将这里设置为一个拍摄点,可以用来“伏击”。


(tbc)

下期预告:琼斯博士会撩汉吗?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