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拉桃

产粮的都是仙女!都给我产粮啊!!好饿!

【米英】结婚后的第一个发/情/期 AaBbOo甜文短

#1 里面用了一些欧美的设定比如“窝” 我觉得很萌 所以就写了
#2 本文为亚瑟视角 大部分是os哈哈哈哈哈哈哈



余辉落进西北边的窗,被沙发阻隔,折成一条断线映在地板上。客厅的桌上铺着棉质的新西兰奇异鸟桌布,上面还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当前页面显示的是英国皇家鸟类学会的准假邮件。一旁仓鸮瓷杯中的红茶还是满的,但是已经不再冒热气了。


电脑的主人——我们的亚瑟·柯克兰博士,正在手忙脚乱地整理房间。


亚瑟现在觉得自己十分像一只为求偶打造“爱亭”的雄性园丁鸟,他努力地摆弄着自己的“窝”,尽可能的将富含自己和阿尔弗雷德的信息素的物件围成一个圈,又在中间加上了一层祖母给他做的软垫子,还铺上了母亲为他准备的淡紫色毛绒毯。


完美。他心里暗暗想,嘴角不自觉地浮现一抹笑意。

突然,他又开始小心翼翼地围着刚搭好的“窝”转了起来。阿尔会不会不喜欢淡紫色?—我记得他喜欢香草口味,是不是要在“窝”旁边放上香草味的身体乳?Oh,Damn it!应该在昨晚一起买出来的,亚瑟懊恼地揉着自己的头发,他看了一眼墙上的表,5点钟。不,来不及了,他想,阿尔马上就要下班了,自己得在家里等着他。


那么……家里还有什么是Vanilla口味的呢?

亚瑟边向卧室外走边思考:之前准备的KY是草莓味的,不过这几天大概是用不到了……阿尔不会同意他们之间再做这种保护措施的,何况他们已经做好了生宝宝的准备。亚瑟不由得想起他们结/合在一起时的样子,阿尔喜欢像头小困兽似的在他耳边发出低吼的声音,他总能把自己填/的/那么/满……亚瑟摸了摸滚烫的脸颊,钻进了厨房。


虽然自己是在做菜方面完全是下手,但是家里的食材还是亚瑟比较有时间买,一来他的工作大多是时段性的,二来即使是工作日也比较出入自由。记得自己上个月好像买了一瓶香草味奶油的喷罐,准备做奶油蛋糕的,结果没用上(蛋糕做坏了,所以根本没有地方装点奶油)。


果然,那瓶无辜的喷罐就乖乖缩在冰箱冷藏柜的角落。亚瑟满意的把它拿了出来,走进卧室藏在了窝里,说不定在亲吻自己的Alpha之前,先吃一口香草奶油会更有情趣。


亚瑟抱着毯子卧倒在“窝”里,现在这个窝现在混合着两人的气息,让他感觉十分的幸福、安全。伸出一只手,亚瑟轻轻摸着后颈上那块咬痕。Alpha第一次啃咬那处时,他们还没有确定关系。当时自己是在Nidderdale自然区做样本调查,发情期不期而至,亚瑟只能把自己锁在研究所中,把整间屋子喷满scent blocker,然后给在Skipton开会的阿尔打了电话。Alpha只用了两个半小时,就从隔壁市赶了过来,然后郑重地向亚瑟表白了。

亚瑟向来知道自己不擅长体会情感,要是在那之前让他说出自己对阿尔弗雷德的感情,他是绝对不敢妄言“爱”这个词的。要知道,对于一些人来说,这个词无比生疏,他们不太想将自己的心交付给另一个人,因此总是将它放在棕色细口瓶里,这样既不会被过度的光和热分解变质,也不会在不小心打开了盖子的时候轻易流露挥发。然而,在最危机的时刻,第一个想起的果然就是阿尔那个大笨蛋,阿尔弗雷德在这之前整整在他身边捣乱了三年。

幼稚鬼、自大狂、科技疯子、脑子里长了真菌的驴子,总是吵吵闹闹,打断自己工作计划,光是罪状亚瑟就能罗列出一大堆。可是他对自己的坏脾气和慢热性格很有耐心,从不做让自己觉得尴尬的事,吃得下去自己甜咸酸辣混杂的风味鸡块,还有一头闪亮的金发、如晴天时空色一般的puppy eyes和堪比美国西海岸阳光的灿烂笑容,不知道俘获了了多少小Omega……亚瑟十分吃味地想,虽然他比阿尔大两岁,可依旧比阿尔容易吃醋的多。


想着想着,他的目光落在墙上的钟表上。那是一只木雕的汉堡包型的钟,每次他们上床的时候,阿尔总喜欢把手机等电子通讯设备连同那只钟一起放在屋外面——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没有节制了。亚瑟不禁感到很头痛,虽然他俩发疯的时候都是在周末,但是这个节奏真的很耽误事!


这时,亚瑟敏锐的耳朵听到了玄关门锁转动的声音。他迅速地从“窝”中跳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pajama。 他盯着墙上的汉堡钟犹豫了一下,飞快地踩着凳子取了下来,带着它走出了卧室。



emmm最近风声比较严 开车需谨慎 如果有热度我就写 大家不看我就不写啦_(´ཀ`」 ∠)_
其实也许我会慢慢写 因为埋了一些梗 比如奶油喷瓶啧啧啧

评论(21)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