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拉桃

产粮的都是仙女!都给我产粮啊!!好饿!

【米英喵/车】甜蜜的爱意

国际金融研一米*研导英 分为米视角和眉喵视角

Part1

   盛夏的夜晚,月亮将浓墨色夜空照出层次感。鸣虫唱着绵长的歌,伴随着甜蜜的花香飘入郊区公寓二层卧室的窗。

   唯美的月色下映着一对半裸的恋人。其中体格较轻巧的一位半靠在床上,另一个则将头倚在他大腿内侧,宽大的手轻柔地摩挲着爱人的皮肤。

    还有一会儿,就一会儿 ,阿尔弗雷德忘情地注视着自己的导师,自己的手就能探入更深的地方,那里十分湿润紧实,亲昵地包裹住他的手指,他的唇采撷着另一片唇……他那成熟而诱惑的恋人,正把一只手插进他的发间,有意无意地揉搓着,细碎的麻感从头皮传入心中,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就要像Alf一样发出愉快的呼噜声了。

 “……我不是说了吗?”磁性而悦耳的声音打破了阿尔弗雷德遐想。“贸易战不局限于95年美日之间的那次汽车纷争,还有很多其他的例子。”

   亚瑟的手离开了他的脑袋,失去了安抚的大男孩像一只泄了气的大金毛,发旋间的呆毛也耷拉了下来。

 “亚蒂~”阿尔弗雷德不满地蹭着恋人,“在床上了就不要再讨论工作了嘛~”

   翠绿色的眼眸温柔地落在大男孩身上,亚瑟的手指轻轻拂过他线条分明的背部,想到了什么面色突然红润起来,阿尔弗雷德趁机抓住恋人纤长的手指,试图将平板丢回床头柜上。

  “唉,真拿你没办法”亚瑟抱住怀里的蓝眼睛男孩儿,看着沙金色的脑袋拱来拱去,“反正后天就是ddl了,你这样写根本凑不够词数,昨晚明明跟你说了要多引经据典,美国运用301法条的案例有很多,这次的机制不是深挖,而是广泛举例作证。”

  “嗯嗯好~”阿尔弗雷德亲了亲导师细嫩的皮肤,“全都听亚蒂的”“Artie是猫不是我,你去找它吧。”“不要嘛亚蒂!!”

     他的英裔导师向来对这种亲昵的称呼害羞的很,不过,阿尔在心里邪魅一笑,这种称呼,只有我可以叫。


  Part 2

  眉喵半夜睡醒的时候,听见二楼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它其实有一段时间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了,这是它的家,可一个月前一个金发的小伙子搬进来之后,几乎每晚都会听见主人屋里传来细碎的声音。

  这样想着,眉喵慢步踱至主人房间门口,它听见主人时而隐忍时而高昂的叫声,还有那个小伙子断断续续喘息的声音,有时它能听见布料摩擦的声音,有的时候又是重物落地的声音(请自行想象)。

  起初它以为主人被那个小伙子欺负了,可第二天早上他们俩还是感情很好的样子,除了有的时候(它主人)会闹别扭。

  正在眉喵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只黑影从背后窜来,duang~得压在了眉喵身上。

  “¥%……&AlfBAKA快下来喵!”眉喵都被压地喘不气起来了。米喵,这个神烦的KY,一个月前随着那个小伙子一起搬了进来。

     虽然领地被侵占了,但是畏惧于米喵庞大的身形,眉喵采取“表面笑嘻嘻,内心xxx”的政策。不过它很快发现,这家伙和他的主人一样,脑子不太好用,不过也没什么恶意。

    虽然眉喵自认为是个慢热的猫,但它不否认自己对米喵的猜疑和抗拒与日俱减。

    米喵看见身下猫的眉毛皱成一团,想用爪帮它抚平。眉喵却轻叹一口气,翻过身看着庞大的波斯猫:“Alf,你难道,这个几个晚上没有发现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吗喵??”

  “诶”?波斯猫漂亮的蓝眼睛里写满了疑惑。“比如……Artie每天半夜都会起来?”米喵自认为睡眠极好,可这几次眉喵半夜醒来,它也会一起醒。

     不过,它们的窝很近,互相影响也不算奇怪吧。

     眉喵知道米喵是不会注意到这些小事的。它轻轻叹了口气,准备转身下楼。

     米喵在身后跟着,时钟的指针啪嗒啪嗒走着,眉喵望着透过窗纱洒在木质地板上的月光,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盛夏的夜晚如此寂静,寂静得连夏虫的鸣叫声都能被听到。

TBC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想看猫车啊。。。要是大家觉得变态我就不发了。)

评论(21)

热度(48)